您的位置: 资讯频道 >> 政策法规
一个月迟到5次, 扣1000元合理吗?
政策法规
2020-08-07    作者:劳动报    来源:劳动报 6994

      据报载,近日南京市江北新区综合行政执法局执法总队接到某房产中介公司员工小朱的投诉,反映单位随意制定规章制度克扣员工工资。

  经调查,小朱在某房地产中介公司干了一个月,工资共计2500元,在离职时却被公司扣除1000元。执法队员随后联系该单位负责人,负责人表示因为小朱在一个月期间迟到了5次,按照公司的规章制度,每迟到一次扣200元,因此共扣除了1000元。


  对此,执法队员向该单位负责人进行法律法规宣传教育,公司对违反规定的员工进行适当奖惩有利于提升管理,但必须以不违反国家法律为前提。根据《江苏省工资支付条例》有关规定:用人单位扣除劳动者当月工资的部分不得超过劳动者当月应发工资的百分之二十。公司的做法已经违反了国家法律,同时执法队员也提醒负责人换位思考,辛辛苦苦工作一个月,到头才拿1500元的工资,换做自己作何感想。

  最终,该单位负责人意识到存在的问题,经与小朱协商,决定扣除200元全勤奖,并返还给小朱800元工资,小朱对此表示认可。7月28日,投诉人小朱致电执法总队,对执法队员的协调处理表示感谢。

  根据《江苏省工资支付条例》第十二条,劳动者违反用人单位依法制定的规章制度,被用人单位扣除当月部分工资的,用人单位支付给劳动者的工资不得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用人单位扣除劳动者当月工资的部分不得超过劳动者当月应发工资的百分之二十。

  小朱一个月工资共计2500元,扣除当月工资的部分不得超过当月应发工资的百分之二十,即扣除部分不得超过500元。另外目前南京市月最低工资标准调整为2020元,所以尽管小朱在一个月内迟到了5次,但是用人单位至少应支付其当月工资2020元,只支付其1500元显然是不合法的。

  如果此案发生在上海,用人单位的做法同样是不合法的。虽然上海没有规定劳动者违反劳动纪律或规章制度,但企业降低其工资的,用人单位扣除劳动者当月工资的部分不得超过劳动者当月应发工资的20%(《上海市企业工资支付办法》第二十二条规定的“扣除的部分不得超过劳动者当月工资的20%”,指的是“劳动者因本人原因给企业造成经济损失,企业依法要其赔偿,并需从工资中扣除赔偿费的”),但是《上海市企业工资支付办法》第十七条规定:“劳动者违反劳动纪律或规章制度,企业降低其工资的,降低后的工资不得低于本市规定的最低工资标准。”目前上海的最低工资是2480元。


  需强调,劳动者违反劳动纪律或规章制度,企业降低其工资的,降低后的工资不得低于本市规定的最低工资标准,这是硬性规定;但是不能反过来说,只要劳动者当月工资不低于最低工资标准,即可随意降低违纪员工的工资。对于违纪职工进行经济处罚,一定要结合具体情况进行考量。

  首先,职工必须存在违纪行为,即在主观过错方面,表现为故意。如果劳动者确因无法预见、无法克服的特殊原因而迟到的,一般不能按违纪处理。如最近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的新员工李伟浩入职第一天,就因上班路上救助路人而迟到,完美体现了医护人员的职责,不但没有受到处罚,反而获得很多“点赞”。所以用人单位发现有职工迟到等现象,应及时了解情况。如确实存在特殊原因的,应实事求是做出处理;如确实属于职工违纪的,也能起到提醒、教育的作用。

  其次,在客观方面,职工表现为违反用人单位的规章制度。企业因职工迟到而降低工资的,规章制度中还应规范相应的数额或计算方法,且应公平合理,降低后的工资不得低于最低工资标准。相关规章制度还应当经职工代表大会或者全体职工讨论,提出方案和意见,然后与工会或者职工代表平等协商确定。用人单位应当将该规章制度进行公示,或者告知劳动者。如果在职工违纪发生之后,再出台相应的规章制度,则不能作为处罚职工的依据。

  本案中,小朱一个月工资2500元,折合1天工资才100多元,迟到1次就要扣200元,迟到扣除的钱,竟然超过工作1天的工资,这怎么可以呢?就是说,公司如此降低他的工资,即便他的当月工资达到了最低工资标准,也是不合理、不合法的。

  实践中,还有的用人单位规定:职工晚于上班时间30分钟内到岗的视为迟到,晚于上班时间30分钟外到岗的属于旷工;一个月内累计迟到及早退达5次,计旷工1次,这种规定是否合理呢?

  上海还真发生过这样的劳动争议案。上海法码康数据管理有限公司在《员工手册》中规定:“迟到或早退,每次扣发10元;一个月内累计迟到及早退达5次,计旷工1次,并扣除300%的工资。”职工贾婷婷2013年9月份共计10次迟到。2013年10月11日,公司向贾婷婷发送电子邮件:“为严肃出勤纪律,规范公司规定,依据《员工违纪处理制度》的规定,给予员工贾婷婷记过处分一次(计5分),合并缺勤扣款和奖惩罚金,扣罚当月薪资3000元,以此惩戒……”。后贾婷婷经过劳动仲裁,向长宁区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公司返还2013年9月工资扣款3000元。

  长宁法院认为,虽然职工存在迟到行为,但当日仍提供了劳动,用人单位按旷工处理显然不合理。本案中公司以5次迟到合并计算旷工一次并扣除300%的工资,更是缺乏法律依据。根据该公司员工手册规定,迟到或早退,每次扣发10元,该规定尚属合理,故对于贾婷婷2013年9月迟到10次,以扣款100元处理更为妥当。最后长宁法院判决上海法码康数据管理有限公司返回贾婷婷2013年9月工资扣款人民币2900元。

  不过,如果扣除贾婷婷的这3000元是“全勤奖”,则另当别论。还有本文开头案例中,假设小朱每月工资2500元,当月他只迟到1次,但是公司按照依法制定的规章制度扣除他200元“全勤奖”,可不可以?恐怕也未尝不可。但是如在上海可能就不行了,因为上海的最低工资标准就有2480元,怎么可以只发2300元呢?(文 周斌 摄 贡俊祺)